珞恒

一个不会画画只会破写文章的小狗子

忘羡甜甜蜜蜜的日常

旭日初升,彩衣镇就已经热闹非凡

“新鲜出炉的天子笑哟!走过路过看一看哟!”刚刚夜猎归来的魏无羡一个激灵,健步冲了上去,笑眯眯地道:“老板啊老板,看我是个常客,要不……打个折?”老板一见是他来了,也乐呵呵地说:“这位小兄弟,既然是常客,那上次赊的账……”“别别别老板,谈钱就生分了,我们做人不能……” “啪!”
话音未落,一只钱袋落到桌上,一双苏白的双手提着魏无羡和一壶天子笑转身离开。身后酒店老板乐呵呵地声音传来“这家伙兄弟对他真好,每次都帮他付账……”

被蓝忘机提着的魏无羡差点掏出陈情——谁是他兄弟!我是他郎君!可魏无羡转头一看蓝忘机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上依旧波澜不惊,想了想,算了。可再仔细一想,魏无羡却忍俊不禁,过来一会儿,大笑起来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 笑的太过激烈,蓝忘机险些没拉住他,任他抽搐了半晌,随之缓缓将他放下。“……何事如此好笑?”蓝忘机眉头微皱,问道。魏无羡依旧在狂笑之中,却也断断续续地回答道:“哦?……你,你不觉得好笑?……好兄弟……蓝二兄弟……蓝二小弟弟,叫句哥哥吧~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脸都快冻烂了吧。” 见他如此不正经,蓝忘机也脸不红,心不跳,微微启齿道:“你是不是又想蓝二兄弟了?”魏无羡被他这么一说,反而蒙住了,“蓝二兄弟……”蓝二兄弟?突然,魏无羡似想到了每天夜间,那让他欲罢不能的器物,不禁瞪大了双眼,道:“可以啊蓝湛,跟我呆久了,已经变得如此……”魏无羡刚想说什么,突然灵机一动,邪魅一笑学着蓝忘机的语气道:“……不知羞” 蓝忘机和魏无羡同时开口,魏无羡又是一阵大笑,蓝忘机似乎也被魏无羡感染,扭头,对他轻轻一笑,拉起他手,向云深不知处走去。魏无羡恍惚中想起,似乎在很多年前,父亲也是这般看母亲,身旁的他仰起头,看见母亲嘴边挂着与父亲相同的微笑,想到这,他也不禁嘴角上扬,勾出一抹微笑。还是差个小的,他想。

话说蓝忘机虽然不是家主,可是蓝家上下都仰仗这他。这也不能怪别人,毕竟蓝曦臣闭关,蓝启仁年事已高,身为蓝家一员,这是蓝忘机的责任。可这就苦了魏无羡,白天蓝忘机要管理事物,没时间理他,蓝思追蓝景仪他们也要上课,这使闲不住的魏无羡实在难受。难受又有什么办法呢?只要想到蓝忘机在这里,心中就早已了开了花,等一等又何妨。魏无羡实在不舒服,就在静室中敲敲打打,一不小心,碰到了暗格,拉出来之后,几面居然是几本书。魏无羡好奇翻开,这这这……这居然全是春宫!而且都是龙阳!!!好你个冷若冰霜的蓝忘机,私藏春宫不告诉我!!!晚上一定要好好拷问你!

是夜,蓝忘机今天居然惊奇的发现,魏无羡今天竟然乖巧地放好了洗澡水 ,并自己爬了进去。魏无羡当然也知道蓝忘机的震撼,可他却并不体谅蓝忘机的心痒难耐,还趴在浴桶便,娇媚地说道:“蓝二哥哥……我真的好想你啊……”用魏无羡的话说,那天蓝忘机爬进浴桶的速度堪比御剑。蓝忘机一爬进浴桶,就开始亲吻魏无羡,开始是含着耳垂,然后往下滑,锁骨,心口,小腹,无一不留下梅花斑点……魏无羡也一点点抚摸着蓝忘机的身体,从面颊到后腰,最后轻轻地握住阳///具,在蓝忘机耳边喃喃道:“蓝二哥哥……我想要你的兄弟了……”蓝忘机正欲划破长空,魏无羡却突然叫停,蓝忘机哪里还挺的下来,沙哑地说:“……你是想让我死吗?”魏无羡悠悠地掏出那几本书,道:“蓝二公子可真是情//趣十足啊。”蓝忘机定睛一看,便了然,面不改色地翻开其中一页,道:“十分抱歉没有提前告诉你……”说着便单刀直入,舒服的魏无羡直哼哼,许久,魏无羡在看那一页,正是他们之前的姿势……

在夜间的狂欢结束前,魏无羡哼唧了一句“要是有个小的就好了。”蓝忘机震了一下,微微低头道:“抱歉。”魏无羡最喜欢孩子了,只要是魏无羡喜欢,蓝忘机基本都尽量满足,可是,这件事的确是他能力范围之外。半晌,魏无羡偷偷钻入蓝忘机怀中,说:“无妨,此生,有你便是莫大的幸运”

此生,有你便是莫大的幸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学生文笔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尽量模仿原著,不喜勿喷,作者也是魔道的原著粉,撰写此文仅仅为了抒发祝福与喜爱

嗷嗷嗷
忘羡忘羡!!!

评论(3)

热度(56)